首页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400-123-4567
+86-123-4567
admin@baidu.com
570000

外交部

金戈“罗生门”:抗ED市场变局触发多方博弈

来源:网络整理点击:时间:2019-08-30 03:47

  金戈自2014年上市以来,仅2018年就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

  近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康业元称,自己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49%的股权,同时拥有“国产伟哥”——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利润分配方案则是按照销售额的2%到8%不等提成。截至2016年4月底,白云山总厂至少握有4亿元“金戈”纯利,但康业元却从未获得分文收益。

  随后,广药集团对外发布《严正声明》表示,举报信中涉及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SH)进一步公布双方合作详情,并逐一对康业元的控告进行回应。

  从这次举报风波不难看出,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作为广药集团“摇钱树”的金戈,上市近五年以来销量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毛利率高达87.35%。(根据7月26日公告,白云山金戈主营收入6.62亿,毛利5.87亿元,以此计算毛利率达87.35%。)

  自2014年万艾可(俗称“伟哥”)在中国的专利正式到期后,本土药企争先恐后加入到仿制药的行列,国内抗ED市场顿时从寡头垄断时代走向多头竞争,市场变局一触即发。

  国产“伟哥”陷“罗生门”

  众所周知,ED(勃起功能障碍),泛称为“阳萎”,是最常见的一种男性性功能障碍。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调查显示,男科疾病已成为威胁男性健康的第三大疾病。据统计,中国大陆地区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总体患病率已达到26.1%,40岁以上人群患病率更高达40.2%。

  目前勃起功能障碍治疗方法主要包括性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真空缩窄装置(VCD)、海绵体注射疗法(ICI)、外科治疗。但受疾病的隐私性及患者就诊意识薄弱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患者更愿意“自行处理”。

  据统计,ED类药物零售终端的销售占比已超过90%,医院终端不到10%,零售药店成为ED患者购药的主要渠道。米内网预测,去年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的零售终端ED市场总体规模已经达到28.5亿元,销售额同比增长2.3%,销售量同比增长6.3%。预计未来整个ED市场的总体规模接近50亿。

  而这次围绕金戈的系列矛盾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疾速扩容的潜力市场而爆发。7月18日起,康业元在其自媒体平台上先后发布了公开信等信息。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金戈上市以来作为合资公司股东的康业元从未获得分文收益,但根据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与科技公司签署的三方协议,金戈的所有产权及归属权归科技公司所有。

  同时,康业元还曝光了1999年12月与广药白云山组建合资公司合同的两页文件,当中提到:甲方(白云山方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另投入资金433万元,合计833万元,占股51%;而乙方则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

  这二十年间,白云山与康业元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合资合同未被曝光的内容又说了什么?双方的约定目前是否仍然有效?围绕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疑团重重。

  据白云山最新公告披露,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广药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

  2001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康业元”)。

  白云山认为,当年合资设立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为了推动金戈的研发和上市,但是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关闭